06-Monkey劇照-2.jpg 《Monkey Business 

文/吳俞萱   文章出自【你笑得毀滅像海。】 

 

法國小說家紀德在《偽幣製造者》中開創了一個新的敘事技法,小說裡的人物寫了一篇小說也叫《偽幣製造者》,這種關於小說的小說,就像兩面鏡子對立互映。而以這種手法創作的電影不勝枚舉,維多夫《手持攝影機的人》、費里尼《八又二分之一》、索拉《卡門》、卡麥隆克洛《香草天空》、黑澤明《羅生門》……,它們在一個故事裡夾套另一個故事,像俄羅斯娃娃一層藏著一層,這種手法被稱為「mise en abyme」,意思是「套層結構」、「敘事內鏡」或「紋心結構」,也就是故事中的故事分裂衍生,彷彿步入無窮深淵般的反身映射。  

 

今年也有幾部入圍金穗獎的短片以多層敘事來立體呈現個人的心理或社會的情狀,藉一個不被清楚界定的框外角色作為敘事的一層,隨著劇情進展,再掀出多層且相互折射的意義空間,探索現實的再現性。

 

 徐漢強的《匿名遊戲》(Intoxicant)描述一名駭客揚言要對知名的BBS電子佈告欄網站發動破壞性攻擊。在攻擊預告時間的當晚,BBS上湧入了無數看熱鬧的網路使用者,完全不懂BBS的菜鳥、對亂象冷漠的老手、一絲不苟的前板主、調侃挖苦的毒舌份子、憤世嫉俗的宅男、身處狀況外的網路美少女,他們懷抱著末世般的興奮好奇與恐慌的複雜心態,等待著即將發生的異變。隨著攻擊預告時間的逼近,關於秩序、信任、身份、規範和理智的一切,都逐漸沒入新世代的混沌之中。 

 

然而,在匿名的混亂世界裡,所有人都是平等的,即使殘缺也被一視同仁地對待。這場匿名遊戲的意義是,讓人能以「看得見而不被看見」的方式存在,一個人到底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別人以為他是誰。導演很高明地反應亂象並理解人需要亂象,除了提示出虛擬與真實的模糊分際,也還原了人性的複雜。 

 

黃楷迪的動畫《Monkey Business》以流暢的故事、逗趣生動的畫風、真實細膩的表演細節及手繪質感,描述森林裡的獵人設陷捕捉猴子,但聰明的猴子一再逃脫,自稱萬物之靈的人類不知道,更大的陷阱正在後頭等著。本片對調了「人」跟「物」之間籠內與籠外、看與被看、制約與反制約的一般習慣認知,也扭轉了兩者的權力關係。諷刺單一觀點下的盲目和自以為是,因為在更超越的角度中,那不過是動彈不得、受控的一場棋局。 

 

程偉豪執導的《搞什麼鬼》(You Are Not Alone)描寫一個電影創作者為了獲得拍片機會,只好無奈地接下編寫鬼片劇本的工作。隨著劇本寫作展開,他的生活也開始出現越來越多光怪陸離的現象……。這個原本不接受類型片的創作者因屈服現實而投入類型片的劇本寫作,他清楚「鬼片」的各種拍攝手法(嚇人伎倆),卻落入更高的創作者(敘事者)的編寫和拍攝之中,於是,在電影中形成了有意思的雙層述說和實踐:當身為電影創作者的主角嘲弄並拆解鬼片的拍攝原理時,本片真正的導演便以該俗氣的公式來拍攝主角的遭遇,以及他面臨驚嚇的反應。藉著擬仿手法來再現創作過程,暴露其中的荒謬和虛構性,使觀者對影片產生疏離的心態,達到「用鬼片來反諷鬼片」的效果。 

 

此外,片中以後設手法來呈現創作的過程,主角書寫的內容和他的生活相互滲透;作品寫就、預言了生活,生活也印證、複寫了作品,而他在生活中的經歷和反應又促使書寫的內容和方向源源不斷。導演以有趣的方式做出辯證:到底是生活引導寫作?還是寫作引導生活?虛實之間,創作者是主宰者,還是受宰制者?

 

身為創作者的主角漸漸無法分辨現實和寫作的世界,令人想起強尼戴普主演的《祕窗》和歐容執導的《池畔謀殺案》,將創作過程擬為步入迷惘瘋癲的狀態,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同時也反應出創作現實環境的壓力,足以把一個正常人逼得神經耗弱。 

 

這幾部作品的細節和歧異觀點在各自封閉的敘事邏輯中環環相扣,一層提點出另一層的絃外之音,更揭示出外層故事更真實的一面,它們不只自己定義自己,還重新定義了我們認識的世界。

 

 

 

 

 

 

 

 

 

 

    全站熱搜

    gh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